您當前位置: 唯學網 » 國學 » 國學教育新聞 »

國學:王之渙和詩詞的那些事

國學:王之渙和詩詞的那些事

唯學網 • 教育培訓

2016-11-11 11:15

國學

唯學網 • 中國教育電子商務平臺

加入收藏

唐代詩人王之渙存詩不多,但其作為邊塞詩人的大名幾乎無人不曉。凡上過小學的國人,必讀過奠定其文學史地位的《登鸛鵲樓》以及《涼州詞》。

至于古典文學愛好者,也一定聽說過被譽為盛唐文學界交游美談的王之渙、王昌齡與高適的旗亭畫壁的故事。然而細考之,卻發現如此著名的詩人相關史料卻極少,屈指可數的幾條記錄又皆為不確,真令人如墜迷霧。

兩唐書無王之渙傳,《新唐書藝文志》中無其詩集記錄,唐宋文獻材料中鮮有記載,甚至連包羅萬象的宋代公私書目中也未見其詩集記錄。在作品幾乎不傳世的情況下,詩人之英名竟也一路飄蕩下來。到了清代,曹寅主編的《全唐詩》中收錄他的作品六首。此六首作品夯實了王之渙的文學史地位。

然而,《登鸛鵲樓》作者的署名卻一直有爭議,F存的古籍中,此詩首次見于中唐時期芮挺章編輯的《國秀集》。據考證,《國秀集》是芮挺章應秘書監陳希烈、國子司業蘇源明的建議而編。蘇源明盛名于唐代,杜甫與蘇源明相交三十余年,杜甫的《八哀詩》之一即為其所作。韓愈評價為唐之有天下,陳子昂、蘇源明、元結、李白、杜甫、李觀皆以其所能鳴。

《國秀集》開編約在天寶十二載,芮挺章大約花了七到十年廣泛搜集各家名詩,探書禹穴,求珠赤水,網羅官員、平民、隱士之作品,精選220首所成。其中收錄了王之渙署名的《涼州詞二首》(另一首是單于北望拂云堆)和《宴詞》(長堤春水綠悠悠),而將白日依山盡這首詩以《登樓》之名歸于布衣朱斌名下。

以地位論,王之渙是官員,朱斌是平民;以詩名論,朱斌籍籍無名,不能與王之渙同日而語;且成書離王之渙去世不遠,王之渙家人健在,高適、王昌齡等健在,蘇源明、杜甫、為詩集作序的樓穎也在世,很難想象他們能允許芮挺章將此佳作張冠李戴。

正因歷來有署名爭議,《全唐詩》收錄此詩時兼顧兩位作者,在卷203收入朱斌《登樓》,注明一作王之渙詩,在卷253王之渙名下收入《登鸛鵲樓》,注明一作朱斌詩。施蟄存亦指出這首詩是登近海的樓臺,不適于鸛雀樓。

另一首佳作黃河遠上白云間無署名爭議,命運貌似平緩許多。傳說慈禧太后看到書法家奉旨抄的扇面上少了一個間字,以為書法家欺負她沒文化而大怒,書法家急中生智地斷句為黃河遠上,白云一片,孤城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解了危局。這個傳說反映出句讀的重要,以及本詩、特別是黃河遠上白云間一句之深入人心。

然而,連這句婦孺皆知的話也有疑點。這句話在《國秀集》中為黃河直上白云間,《全唐詩話》、《全唐詩》中皆為黃沙直上白云間。玉門關在嘉峪關外,那里看不到黃河,自古就有人提出詩人如何能站在一個看不到黃河的地方想到黃河的疑問。黃河還是黃沙成了千古謎案,眾說紛紜。物候學家竺可楨特意實地勘察,認為是錯將黃沙傳播成了黃河。王汝弼更是說,黃沙直上白云間有甚么不好?詩人只用一句話就把邊塞風光的典型特征概況出來,而且上天下地,囊括包舉,請問這是何等筆力!慈禧若是讀過《全唐詩》,肯定不會令書法家輕易過關。

兩首力作之外,為人熟悉的王之渙軼事便是旗亭畫壁,而該軼事細究亦偽。旗亭畫壁出自薛用弱《集異集》,大意為:

開元中,王昌齡、高適、王之渙(被寫作王渙之)在酒樓聚會,遇到梨園樂工和市井伎也來聚會。樂工、樂伎們喝酒唱歌,三位詩人以誰的詩被唱得多為賭,邊聽邊在墻壁上以指甲劃線來記錄被唱的詩數。樂伎唱了王昌齡兩首、高適一首后,王之渙坐不住了,說樂人們都是鄉巴佬、不懂陽春白雪,又指著最漂亮的那位市井伎說,如果她不唱我的詩,我就甘拜下風。佳麗開口,唱的果然是《涼州詞》。酒樓又被稱為旗亭,故此事被稱為旗亭畫壁。

因其喜聞樂見,后被改編為傳奇雜劇,如明清兩代均有人創作《旗亭記傳奇》。故事中提到梨園樂工,則必發生于長安或洛陽,因梨園是玄宗特設的私人樂坊,梨園弟子又稱為皇帝梨園弟子,梨園樂人隨玄宗往返于東西二都。開元二十四年后,玄宗再未去東都洛陽。所以這個故事可能發生在開元二十四年前的東西二都或者是其后的長安。而故事中,樂人唱的第一首是王昌齡詩歌《芙蓉樓送辛漸》,據考證,這首詩應寫于開元二十九年(741)春夏以后,則將故事限定為開元二十九年春夏之后的長安。而彼時王之渙剛赴任文安縣尉,高適寓居淇上。次年二月,王之渙病故。三人應無機會聚首長安。

近一個世紀,陸續出土了王之渙及其妻李氏、祖父、祖母、叔父、堂弟、堂弟媳、堂侄、堂侄重孫共八人的墓志。經多方考證還原:王之渙,原名王奐,后以字之渙為名,另取字季凌(古籍中將王之渙寫作王渙之者,也許與其曾更名有關),出身官宦世家,先祖郡望為太原晉陽,后遷籍至絳郡,又遷至鄴,再遷至長安。到王之渙父輩時,遷至洛陽。王之渙出生于垂拱四年(688)洛陽私邸,卒于天寶元年(742)文安縣縣尉任上,次年葬于洛陽北原。王之渙排行第六,而非素來認為的排行第七。一直以來,學界認為高適的《和王七度玉門關吹笛》是高適唱和王之渙的,是高王交游及王之渙出關的力證之一,但當證實了王之渙是王六而非王七后,這些論斷又成了疑點。

以上就是全部內容了,想要了解更多相關信息,請您關注唯學網。唯學網是一個大型的教育培訓平臺,各種類型的教育資訊應有盡有,是您獨一無二的選擇。

0% (0)
0% (10)
已有條評論
熱點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