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 唯學網 » 國學 » 國學教育新聞 »

國學經典:苻堅論上

國學經典:苻堅論上

唯學網 • 教育培訓

2016-4-29 15:02

國學

苻堅

唯學網 • 中國教育電子商務平臺

加入收藏

苻堅在中國歷史上有著重要的位置,甚至有的人說苻堅是中國歷史上最明智的皇帝。因為在他的領導下中國北方從紛亂達到大統一,并與東晉南北對峙。如果不是因為淝水之戰失誤,恐怕苻堅在中國國學歷史史冊上的地位將更突出。下面為大家介紹國學經典《苻堅論上》。

兵以義舉,而以智克;戰以順合,而以奇勝。堅之為是役也,質于義順則犯,考于奇智則詘。悖于其所興者三,玩于其所用者二,此其所以敗亡而不救也。所謂悖于其所興者三者:不懲魏人再舉之退敗,而求濟其欲于天命未改之晉,一也;逞其桀駑之雄心,求襲正統而干授天命,二也;溺于鮮卑中我以禍,而忘其為社稷之仇,三也。三者悖矣,而又玩于所以用者二焉:勢重不分而趨一道,首尾相失,無他奇變,一也;驕其盛強足以必勝,棄其大軍,易敵輕進,二也。此兵家之深忌也。吳王劫七國百萬之師而西,不用田祿伯之言,乃專力于梁,以至于敗者,惡其權之分也。祿山舉范陽數十萬之眾而南,不用何千牛之畫,乃并兵徐行,卒以不濟者,惜其勢之分也。雖假息反虜,敗亡隨之,亦昧于兵之至數也。趙括之論兵工矣,雖其父奢無以難之,然獨憂其當敗趙軍者,以其言于易也。王邑恥不生縛其敵,而徒過昆陽,卒以大敗者,以其用于易也。惡其權之分,則不以其兵屬人;無屬人以兵,是自疑之也。惜其勢之分,則不以其兵假人;無假人以兵,是自孤之也。以易言之者,有所不將,而將必敗也;以易用之者,有所不戰,而戰必潰也。蓋眾而惡分,則與寡同;強而易敵,則與弱同。出于眾強之名,而居寡弱之實者,其將皆可覆而取也。

夫東南之所恃以為固而抗衡中原者,以其有長淮大江千里之險也。然而吳亡于前而陳滅于后者,彼之動者義與順,所出者智與奇也。晉之取吳也,二十萬耳,而所出之道六;隋之取陳也,五十萬耳,而所出之道八。惟其所出之道多,則彼之所受敵者眾,是其千里之江淮,固與我共之矣。今堅之所率者百萬之強,而前后千里,其為前鋒者惟二十五萬,而專向壽春。堅嘗自恃其眾之盛,謂投鞭于江,足斷其流,乃自向項城,棄其大軍而以輕騎八千赴之。是以晉人乘其未集而急擊之。及其既敗,而后至之兵皆死于躪踐,惡在其為百萬之卒也。使堅之師離為十道,偕發并至,分壓其境,輕騎游卒營其要害,將自為敵,士自為戰,雖主客之勢殊,攻守之形異,晉誠善距而卻我之二三,則吾所用以取勝者蓋亦六七。雖未足以亡晉,而亦以勝還也。嗟夫!堅之于諸國也,固所謂鐵中之錚錚者矣,然至此而大悖者,益信乎兵多之難辦也。蓋兵有眾寡,勢有分合。以寡而遇眾,其勢宜合;以眾而遇眾,其勢宜分。黥布反攻楚,楚為三軍以御之,而又自戰于其地,布大破其一軍,而二軍潰散。吳漢之討公孫述,以兵二萬,自將而逼成都;授其裨將劉尚萬人,使別屯江南,相距者二十里。述分將攻之,漢、尚俱敗,此兵少而分之患也。然而知其妙者,雖少猶將分之,以兵必出于奇,而奇常在于分故也。項羽之二十八騎而分之為四,會之為三是也。至于兵大勢重而致潰敗者,未嘗不在乎不分之過也。

法曰:「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首至,擊其中身則首尾俱至!勾搜云潢囍忠。以陣而必分,則凡兵之大勢者可知也。蓋兵大勢重,分之則所趨者廣,難以合變而身萃其敵。將以其身萃敵,而士不自為戰,求其無敗,不可得也。嗟呼!人常樂乎大眾之率,茍唯不知其所用而用之,雖至死而不悟者,豈特為苻堅也哉?

以上是對國學《苻堅論上》的介紹,想要了解更多關于國學知識的信息請關注唯學網。


0% (0)
0% (10)
已有條評論